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兩岸經貿網

:::

中國大陸經濟情勢與臺商機遇及挑戰

  • 資料發布日期:111-02-25
  • 最後更新日期:111-02-25
alexander-schimmeck-Ck-sZCQVoYY-unsplash

文/黃健群(工業總會大陸事務組組長)
 
壹、前言:中國大陸投資環境快速變化
近年來,從美中貿易戰、新冠肺炎疫情、監管升級、房地產泡破…,突如其來的黑天鵝,與顯而立見的灰犀牛,使得中國大陸投資經營環境產生極大的變化,以致大陸臺商面臨了過去30年從未有的挑戰。面對諸多的變化與情勢,有大陸臺商加速全球布局,將產線轉移到東南亞或臺灣;有臺商仍看好中國大陸的內需市場潛力,選擇留在中國大陸;亦有臺商在經營成本與風險不斷增加的情況下,思考完全撤離中國大陸的可能性。
 
貳、2022年的三重壓力: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
對於經濟預測一向樂觀的中國大陸,在2021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卻一反常態地指出,2022年中國經濟將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等三重壓力:
 
一、 內需增速恐受限
從數據來看,2021年中國大陸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為65.4%,拉動GDP增長5.3%,但相較同年上半年的7.8%,明顯回落。與此同時,2021年中國大陸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逐月下降;前5個月,每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都能維持兩位數增長,但6月後增速滑落至個位數,甚至到8月年增率大跌至2.5%;爾後幾個月雖有些微回溫,但到12月,社會消費品零售同比增長僅有1.7%,顯示消費動能持續下滑(請見圖1)。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

圖1 中國大陸最新「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

雖然中國大陸認為消費市場總體復甦態勢未變;但由於疫情對消費造成的直接衝擊,以及監管升級造成網路、娛樂、補教、房地產、出行等行業的失業潮,都將影響投資與就業,致使2022年中國大陸內需增速有限;因而認為2022年三重壓力的首位是「內需收縮」。
 
二、 各項供給恐收縮
在供給衝擊方面,主要是指疫情可能導致的經濟秩序混亂。難以預測、影響範圍廣泛的新冠疫情,可能造成2022年全球供應鏈中斷、能源和大宗商品價格飆升,以及勞動力/晶片/貨櫃的同時短缺;同時,之前「雙碳」目標下的能耗雙控政策,造成煤價飆漲抑制電廠發電意願等,都將進一步拉高生產成本,導致供給收縮。
 
事實上,2021年反映生產成本的生產者物價指數(PPI)逐月攀高,且PPI快速上漲主要受到國際輸入性通膨,以及中國大陸主要能源和原物料供應緊張影響。由於PPI漲幅的擴大,使得PPI和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之間的「剪刀差」創下新高,意味著中國大陸經濟隱藏潛在的結構性危機;若這樣的情形繼續下去,上游工業品的漲價將侵蝕到中下游工業企業盈利和投資,將造成類停滯性通膨。不過,11月、12月PPI和CPI的「剪刀差」持續收窄。但後續如何,仍持續觀察(請見圖2)。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

圖2 中國大陸2021年PPI、CPI走勢圖

 
三、 經濟增長恐轉弱
有中國大陸學者認為,2020年中國大陸已解決絕對貧困,因而經濟不必像過去40年那樣的高速增長;自2021年開始的30年,中國大陸經濟應由高增長走向高品質發展。基於這樣的邏輯,再加上各種經濟的不確定性增加,中國大陸2022年的GDP增速,可能由2021年的8%左右降至5%左右。由於對經濟增長的預期轉弱,民眾可能會增加儲蓄、減少消費,企業投資也更為謹慎,對2022年經濟形成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預期經濟增長會轉弱,意味著經濟量體將相對萎縮,民眾收入也將減少,進而造成需求收縮。也就是說,經濟增長轉弱、物價上漲、內需萎縮,這三者之間不但會相互影響,也將形塑2022年中國大陸經濟的基本樣貌。
 
參、2022年大陸臺商的機遇
即使2022年中國大陸經濟面臨上述三重壓力,但為穩定過渡二十大,預料將會回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發展路線,再加上「十四五」的具體政策陸續推動,大陸臺商有機會從中找到機遇。
 
「十四五」政策重點在雙循環、新基建、區域協調發展,以及產業自主創新。這四大政策方向隱含可能的商機包括:
 
一、消費升級商機
在內循環方面,主要是消費升級的商機。擴大內需、提振民眾消費是「雙循環」的重點。若依中國大陸政府測定的經濟增長,中產階級將在「十四五」超過5億人口;且人均GDP將超過1萬2千美元。 因此,消費升級將是必然趨勢、也是未來商機所在,主要呈現在傳統消費的升級、服務消費及大健康產業。
 
由於臺灣具有語言、文化、服務態度等軟實力優勢,服務業發展相對成熟,且國際化經驗豐富,因此,對臺灣服務業來說,拓展中國大陸市場仍有機會。而在廣義的大健康產業方面,無論是坐月子中心、嬰幼兒食品、幼兒教育、保健食品、健康照護、智慧醫療、長照、甚至殯葬等,從出生到死亡、從搖籃到墳墓,臺灣都有相對應的高品質服務,符合中國大陸消費升級的需求。
 
二、科技升級商機
在「新基建」方面,主要是科技升級的商機。「新基建」將加速中國大陸的產業數位化、數位產業化。和過去土地、資源要素投入的不同,「新基建」將帶動新資訊、高端裝備、人才及知識等要素的投入,因而帶動中國大陸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的發展,為經濟轉型提供動力。換言之,「新基建」將帶動科技升級商機,包括傳統產業的數位轉型、數位經濟的技術與應用及以5G為基礎的新興產業。
 
這部分,臺灣方面較能著力的,是傳統產業的數位轉型及以5G為基礎的新興產業。中國大陸傳統產業的數位轉型,主要聚焦在工業互聯網的推進;事實上,兩岸產業界也已經針對工業互聯網的合作提出方向,中國大陸不但已在福州建立兩岸工業互聯網的合作示範區,也成立了「兩岸工業互聯網產業推進聯盟」。未來兩岸勢必在智慧製造有更大的合作能量;此外,以5G為主的資通訊、晶圓代工封測、印刷電路板、感測器、機床等產業,都是臺灣的優勢產業,也是「新基建」所需要的項目,對臺灣的資通訊產業來說,都是機會。
 
三、城市升級商機
在區域協調發展方面,主要是城市升級的商機。「十四五」期間中國大陸將加速城市的升級,也就是大力建設都市圈,並透過戶籍改革留住城市外來人口。而由於人口持續流入,大城市和都市圈會出現高房價、交通擁堵、環境污染等城市問題,因此必須優化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的供給。
 
城市升級可分為城市更新和智慧城市兩個部分。在城市升級方面,因較多涉及公共工程,除非臺灣企業技術有獨到之處,否則短期內較無契機。但由於過去兩岸曾提出以福州、廈門、淮安、鹽城等地作為智慧城市的試點。因此,在兩岸既有產業合作平臺的推動下,兩岸在智慧城市的合作將可預期。
 
四、技術升級商機
在產業自主創新方面,主要是技術升級的商機。「十四五」時期,為了避免關鍵技術被美國「卡脖子」,中國大陸將更強調「自主創新」的發展道路;技術升級將聚焦在半導體、零組件及其設備、新能源、高端化工材料等幾個部分。
 
在美中科技對抗格局仍然不會有太大改變的前提下,「十四五」期間中國大陸為突破美國科技圍堵、推動技術升級,將透過政策優惠吸引更多臺灣資通訊產業投資;資通訊、機械用具等產品,未來仍將是臺灣出口中國大陸的主要產品,也將為臺灣出口提供重要動能。
 
肆、大陸臺商的風險與挑戰
雖然「十四五」可能會為大陸臺商帶來機遇,但政策的轉變、落實與干擾,也可能為大陸臺商帶來風險與挑戰。
 
首先,政策如何轉變?近兩年來,中國大陸推動的諸多新政策,都對大陸臺商產生極大衝擊,例如能耗雙控、共同富裕、監管升級等。以共同富裕來說,其強調的初次分配,重點在透過市場的調節提高勞工收入;因此,未來勢必一方面透過例如《反壟斷法》限制行業的壟斷;另一方面,則必將逐步調高最低工資以增加勞工所得;與此同時,也將進一步鼓勵勞工組成工會,提供更多勞工對資方議價的制度性保障。未來政策將會如何轉變?亦或如何推動?都將直接影響臺商的投資經營。
 
其次,政策如何落實?近年來中國大陸推出許多「惠臺」措施,包括2018年的「31條」、2019年的「26條」,以及2021年因應新冠疫情提出的「11條」。但這些措施都只是框架,具體政策及落實仍在地方政府。過去外商在中國大陸最常遇到的就是地方保護主義造成的制度/非制度障礙,例如針對內銷市場扶持及政策仍未建立;抑或地方政府投資事業與民爭利。因此,這些「惠臺」措施如何落實、是否會讓臺商「有感」?也將是臺商是否續留中國大陸的重要關鍵。
 
最後,政治如何干擾?由於美中對抗仍將持續,加上兩岸政府都強化國安層面的管控,都使得大陸臺商由過去的「左右逢源」變成現在的「左右為難」。更值得注意的是,在民族主義號召下,中國大陸一再強調「吃飯不能砸鍋」;因此一方面擴大對「臺獨金主」的界定與懲處;另一方面,要求在中國大陸的臺商甚至臺籍人士要政治表態。對大陸臺商來說,這樣的政治干擾要如何應對,都是無法迴避的課題。
 
伍、結論:2022年中國大陸「發展」與「穩定」並重
自鄧小平以來,一再強調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就是要處理好「發展、穩定、改革」三者之間的關係,並尋求三者之間的動態平衡。基於對2022年三重經濟壓力的預判,可以預料2022年的政策,將回歸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並強化維穩,以期順利過渡二十大。換言之,即是更多的「發展」與更強的「穩定」;激進的「改革」步伐,則可能減緩。
 
值得關注的是,未來中國大陸對臺商政策,主要將突顯在三個方面:一是強化對特定臺灣產業「挑商選資」;二是引導並鼓勵臺商投資自貿試驗區;三是輔導特定產業臺商上市。這些政策的推動,不但將影響大陸臺商的投資經營布局,更可能改變兩岸經貿的結構與內涵。因此,無論是大陸臺商,甚或臺灣各界,都該保持高度關注。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