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兩岸經貿網

:::

俄烏戰爭對中國大陸經濟的影響與可能風險

  • 資料發布日期:111-04-15
  • 最後更新日期:111-04-14
1330221031769899020 (小)

文/許峻賓
 (台灣經濟研究院國際事務處區域經濟研究小組主任)

俄烏戰爭自2月24日開啟迄今已逾一個半月,雖不時有即將止戰的聲音傳出,俄烏雙方也持續會談,中間協調者絡繹不絕,但終究未商定真正的止戰日。俄烏戰爭開打,中國大陸的不作為讓歐美及其盟友對其撻伐不斷,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3月18日與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視訊對話時表示,若中國大陸對俄羅斯提供物質支援,其所影響的將會是美中以及中國大陸與全世界的關係。[1]習近平則對俄烏局勢表示,中國大陸主張和平、反對戰爭,並願意向烏克蘭和受影響的國家提供人道主義援助,也支持俄烏進行談判。[2]

中國大陸是俄羅斯的第一貿易夥伴,兩國曾商定在2024年雙邊貿易額達到2,000億美元,今(2022)年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於北京冬奧期間訪中時,雙方更將貿易額目標提高到2,500億美元,顯示兩國在經貿上的往來將更形緊密。

俄烏戰爭對中國大陸經濟的短期影響不大

回顧2021年,中俄兩國雙邊貿易總額較前一年度增加了35.9%,達到1,469億美元的新高,而同一年度,中國大陸與歐盟、美國的雙邊貿易總額分別為8,280億美元和7,560億美元,相較之下顯示中國大陸對於俄羅斯的貿易依存度並沒有很高。中國大陸對俄羅斯貿易逆差為118億美元,主要是依賴俄羅斯在石油、天然氣、煤炭等能源產品上的進口,中國大陸也從俄羅斯進口農產品,但並非主要糧食的進口來源。(參閱下表)

表  2021年中國大陸自俄羅斯進口品項概況

項目

中俄貿易情況

石油

俄羅斯是中國大陸的第二大石油供應國,僅次於沙烏地阿拉伯。2021年,俄羅斯對中國大陸的日均石油出口量是159萬桶,占中國大陸進口量的15.5%。

天然氣

在天然氣方面,俄羅斯是中國大陸第三大天然氣供應國,2021年對中國大陸出口165億立方米天然氣,占中國大陸需求總量的5%。

煤炭

俄羅斯在2021年成為中國大陸第二大煤炭供應國。

大豆

2021年俄羅斯對中國大陸的大豆出口額為54.3萬噸,預計在2024年將達到370萬噸。

牛肉

2021年批准自俄羅斯進口牛肉。

小麥

2022年允許從俄羅斯全境進口小麥。

木材

相關產品的進口額在2021年達到41億美元。

其他食品類

魚產品、葵花油、菜籽油、禽肉、麵粉和巧克力。

資料來源:蒐集自網路資料,作者彙整。

檢視俄羅斯與烏克蘭在農產品上的出口結構,這兩個國家占全球小麥出口27%、葵花子油和種子占53%。但從俄、烏兩國的小麥出口目的地來看,影響最大的國家包括埃及、土耳其、印尼、孟加拉、奈及利亞、葉門與土耳其,中國大陸並不在其中;[3]但對全球影響較大的可能會是化肥與碳氫化合物,因為俄羅斯是上述兩項產品的全球重要供應國。

依據中國大陸海關資料,中國大陸的主糧—小麥和水稻,基本上不需要進口。2021年中國大陸自俄羅斯進口大豆、小麥、玉米、大麥數量在進口總量中的占比均不足1%。中國大陸自烏克蘭進口玉米數量占全年全國玉米總進口量29%,大麥占比為26%,而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作為飼料用。在食用油方面,俄羅斯和烏克蘭是中國大陸葵花籽油的主要進口來源地,但中國大陸國內食用油消費的重點為豆油、菜籽油、花生油,葵花籽油的消費占比還不到10%,因此影響也不大。[4]

近年,中國大陸穀物(包括玉米、高粱、大麥、小麥、水稻)進口量大幅增加,以2021年為例,進口增幅最大的是玉米,占中國大陸自產玉米10%。根據中國大陸研究機構之分析,中國大陸穀物進口主要是用於飼料和工業原料;從2021年畜牧養殖業統計可窺出,中國大陸的豬、牛、羊、禽肉產量8,887萬噸,比前一年度增長16.3%。顯示中國大陸的穀物進口與牲畜養殖增加有明顯的關聯性。[5]

基於前述之分析,俄烏戰爭對中國大陸較大的影響可能在於能源供應的部分,但由於俄羅斯對中國大陸的能源供應主要產自西伯利亞地區,並非俄烏戰場區域,所以俄羅斯對中國大陸能源供應也應不至於受到太大影響;更何況,在戰爭期間,俄羅斯仍亟需金援挹注,若中國大陸持續採購俄羅斯能源並支付盧布,將對俄羅斯有不小助益。而這也是美國對中國大陸提出示警的原因所在。

國際政經結構是影響中國大陸經濟的主要長期因素

中國大陸2021年GDP成長為8.1%,主要原因在於2020年的經濟發展受到美中貿易戰與新冠疫情的雙重打擊。回顧過往,中國大陸2019年與2020年的經濟成長率分別為5.9%與2.3%,而在今(2022)年李克強的工作報告中表示,預估本年度的經濟成長率為5.5%。雖然中國大陸官方並未明言今年度的國際經濟挑戰何在,但是美國持續在新興科技與相關供應鏈上對中國大陸進行圍堵,以及新冠肺炎變種病毒持續肆虐主要製造業城市,有很大的關係。

美國從川普政府的貿易戰、科技戰,現已正式轉為對中國大陸進行供應鏈的圍堵行動,除了要求美國與盟國的企業禁止對中國大陸輸出新興科技與關鍵零組件外,也從勞動人權議題來規範美國企業及其所屬供應鏈廠商不得採購「違反人權條件」所生產的產品,這確實對中國大陸企業的營運與產品出口有所影響。

此外,美國為了制裁俄羅斯所採取的金融管制措施,以及要求企業中止在俄羅斯營運,並期盼各國遵循這些制裁措施。若中國大陸企業同時生產供應俄羅斯及全球所需商品者,但卻未能配合歐美國家的制裁措施,或也將被列為黑名單,進而影響企業發展。

從俄烏在全球供應鏈的角色來看,俄羅斯所生產的鎳礦以及惰性氣體鈀(Pd)、六氟丁二烯(C4F6)及氖(Ne)等供應也都將受到影響,若戰事持續拖延未決,全球半導體產業勢必受到影響,而連帶中國大陸的半導體產業將不只是受到美國技術輸出管制影響,也將受到俄烏戰爭拖累。

小結

中國大陸早於2019年新冠疫情爆發後,便開始拉高小麥、玉米等重要糧食的儲備量,現面對俄烏戰爭以及通貨膨脹所引起的價格拉升狀況,尚可以自產及儲備來進行調適。總體來看,俄烏戰爭並未對中國大陸的經濟造成直接的衝擊,但是若戰爭持續未決,終將在供應鏈上影響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增加中國大陸今年經濟發展的不確定因素。

 

 

[1] The White House, “Background Press Call by a Senior Administration Official on President Biden’s Call with President Xi Jinping of China.” Mar. 18, 2022.
[2] 新華社,「習近平同美國總統拜登視頻通話」,2022年3月18日。
[3] DW, “Middle East faces severe wheat crisis over war in Ukraine.” Mar. 9, 2022.
[4] 新浪網,「國際糧價大漲引出安全問題 中國受影響較小」,2022年3月16日。
[5] 「中國糧食進口量再創新高  食物自己率持續下降」,新浪財經,2022年1月8日。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