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兩岸經貿網

:::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觀察

  • 資料發布日期:111-10-02
  • 最後更新日期:111-09-30
圖/東方IC

文/王儷容
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一、前言

    由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IMI)編制之《人民幣國際化報告》,透過其首創之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可了解人民幣在貿易計價結算、金融交易和官方儲備等方面執行國際貨幣職能的發展動態。2021年7月其發布之《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21》顯示,截至2020年底,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達到5.02,同比大幅增長54.20%。但受到中國大陸清零政策對其供應鏈乃至於消費之影響、房市泡沫危機、乾旱引發缺電影響到生產、全球經濟下行拖累其出口等問題,人民幣呈現相當之貶勢。展望未來,若人民幣走貶趨勢不變,勢將拖延人民幣國際化之進程。

    本文將自三大貨幣面向,包括支付、投資、儲備,分析人民幣國際化之進程,最後探討人民幣價位與其國際化程度之關聯性。

二、人民幣作為貿易/支付/計價貨幣

    早在2014年,大陸貿易進出口結算雖多以美元進行,人民幣所占比重僅達16%,但已有超過170國以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不過,歐美國家針對烏俄戰事,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包括將其從銀行間的國際結算網路--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剔除,作為對抗手段,據傳俄方將接入中國大陸的結算系統「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CIPS)」;若真如此,或將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

    SWIFT資料顯示,人民幣國際支付占比排名長期徘徊在第5~第6位,惟於2021年12月達到2.7%,這是自2015年8月大陸央行推動匯率機制改革以來,人民幣國際支付全球排名首次超越日元,名列全球第4。2022年1月該比例升至3.2%,創歷史新高,另美元、歐元、英鎊分別以39.92%、36.56%、6.3%的占比位居前3名,日圓則以2.79%排名第5。SWIFT報文傳送平臺、產品和服務對接全球超過11,000家銀行、證券機構、市場基礎設施和企業使用者,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

    中國大陸外匯管理局資料顯示,迄2021年年中,在大陸跨境貿易結算中,人民幣計價占比已逐漸攀升至40%。考慮到大陸30多兆元人民幣的進出口規模,未來人民幣國際結算份額有望更上一層樓。

    以石油交易為例,全球石油銷售約8成以美元結算。2014年12月石油出口大國俄羅斯、伊朗和委內瑞拉等國家與大陸簽訂石油或天然氣的供給契約,並接受人民幣支付,不再以美元做為支付貨幣。至於大陸最大原油供應國沙烏地阿拉伯(沙國),其出口石油25%以上係由大陸採購,故無法忽視大陸用人民幣支付進口石油款項的期望;若這些交易以人民幣計價,勢必大幅提高人民幣地位。

    沙國考慮將人民幣計價期貨合約納入沙國國家石油公司的定價模型,這些期貨合約也被稱為石油人民幣(petroyuan)。對中國大陸來說,美國因伊朗核計畫而實施的制裁,及俄羅斯因入侵烏克蘭而遭受的制裁,都凸顯使用美元風險。中國大陸已加大力度拉攏沙國,如幫助沙國自行生產彈道飛彈、對王儲穆罕默德重視的計畫項目,如未來城市Neom進行投資。原本習近平計畫2022年下旬訪問沙國舉辦高峰會,年初即盛傳中國大陸和沙烏地阿拉伯擬簽長約以人民幣計價。事實上,弱化中的美國與沙國的經濟關係,也加速兩國石油交易以人民幣計價之時程。美國是全球最大石油生產國之一,1990年代初,美國進口的沙國原油一度達到每日200萬桶,2021年12月已降至每日不到50萬桶。

 三、人民幣作為投資貨幣

    中國大陸在2018年推出以人民幣計價的石油期貨合約,這是其加速人民幣國際化的措施之一。在國際上,英國指數編制公司富時羅素(FTSE Russell)於2021年10月底開始,分階段將大陸國債納入代表性的國債指數,這也促使資金流向中國大陸,並加速各國將人民幣作為投資貨幣,提高其國際化程度。

    另外,透過對於離岸人民幣存款、債券、股票等資產之統計,英國渣打銀行人民幣國際化指數創近5年半以來的最高記錄。美國花旗銀行預測指出,2030年人民幣有望反超日元、英鎊,成為全球第3大國際結算貨幣。

四、人民幣作為儲備貨幣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顯示,全球官方外匯儲備中各種貨幣的份額,2016年底美元為65.36%,人民幣為1.08%;到了2022第一季(見圖1),雖說外匯市場上美元開始升值,其占比卻降至58.88%,人民幣則上升到2.80%,至於歐元、日圓及英鎊占比,則分別為20.06%、5.36% 、4.97%。

    白俄羅斯中央銀行自今年7月15日起將人民幣納入貨幣籃子,其中人民幣權重為10%,與歐元權重相當,俄羅斯盧布為50%。綜合而言,較諸其他主要貨幣,人民幣在各國儲備貨幣上之地位雖在提升中,但占比仍不高。

圖1、各主要貨幣於全球官方儲備貨幣所占份額
資料來源:IMF , https://data.imf.org/?sk=E6A5F467-C14B-4AA8-9F6D-5A09EC4E62A4

五、人民幣價位與其國際化程度之關聯

    人民幣國際化程度與人民幣本身之價位成正比,即人民幣越強將加速人民幣國際化速度,反之則不利其國際化。

    如上所述,通過統計離岸人民幣存款、債券、股票等資產計算得出之英國渣打銀行人民幣國際化指數,創近5年半以來的最高紀錄。另根據中國人民大學之《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21》,2020年人民幣直接投資規模達到3.81兆元,同比增長37.05%,創下近5年內最快增速。2020年底,由直接投資、國際信貸、國際債券與票據等共同決定的人民幣國際金融計價交易綜合占比達到9.89%,同比增長84.23%,成為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攀升的主要動力。

    在人民幣匯價方面,2018年1月最後一個交易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價飆升495個基點,突破6.29元關口,成為2015年8月11日北京完善人民幣中間價報價機制及容許人民幣大貶後之新高。2018及2019年人民幣皆呈現「先升後貶」的走勢。之後,由圖2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價位走勢圖可看出,2020年6月中迄2022年4月下旬,人民幣基本上維持升值態勢,如上所述,此係有利於海外對人民幣債券的投資增加。

圖2、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價位走勢圖
資料來源:MacroMicro.me/財經M平方,https://www.macromicro.me/charts/153/usd-cnh

    不過,由於清零及封城措施,影響到中國大陸供應鏈生產及人民之消費,房市泡沫及爛尾樓問題勢必影響相關投資及金融貸放,再加上乾旱引發缺電影響生產等問題,目前人民幣因大陸經濟已面臨是否保4、甚至保3之境,再加上美國自2022年3月開始升息,中國大陸不升反降,拉大雙方之利差,故人民幣開始走貶。2022年9月中,繼離岸人民幣之後,在岸人民幣也貶破 7 大關;離岸人民幣與加幣一同創下 2020 年以來最低水平。野村外匯分析師預估,至今年底人民幣兌美元將貶至 7.2。展望未來,若人民幣之走貶趨勢不變,或將拖延人民幣國際化之進程。

六、臺商須注意之處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人民銀行(大陸央行)近來印發《關於支持外貿新業態跨境人民幣結算的通知》,支持銀行和支付機構更好服務外貿新業態發展。自2022年7月21日起,境內銀行可提供經常項下跨境人民幣結算服務,亦即:大陸境內銀行可與依法取得互聯網支付業務許可的非銀行支付機構、具有合法資質的清算機構合作,為跨境電子商務、市場採購貿易、海外倉和外貿綜合服務企業等外貿新業態經營者、購買商品或服務的消費者等市場交易主體及個人,提供經常項下跨境人民幣結算服務。不過,臺商是否採用人民幣結算跨境貿易支付,仍將視遠期契約內容及結算時之人民幣價位而定。

    未來影響人民幣匯價之幾大因素包括: 1. 美中利差:隨著市場預期美國聯準會再升息3~4碼,且傳出已經調低過利率之陸方還有可能再降息,故大陸資金流出壓力將會持續。2. 貿易順差降低:大陸2022年8月份貿易順差降至794億美元,比7月減少219億美元;預料其未來更低的貿易順差將令人民幣更趨走貶。3. 經濟成長隱憂:國際貨幣基金IMF於今年7月26日,再度下修今年及明年全球經濟成長率預估,主要是被美國、中國大陸拖累,其中大陸2022年成長率預估下修1.1%,而成為3.3%。

    目前,中國人行正採取多項明確措施,以緩和人民幣對美元貶勢,包括:連續第10天(截至2022/9/7)將人民幣參考匯率訂在高於市場預期的水準,並於2022年第二度降低銀行外幣存款準備率;但據悉,人民銀行並無意使人民幣止貶回升,也不會訂出止貶價位。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