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兩岸經貿網

:::

佛系、內捲到躺平:陸青年失業率攀高之觀察【精選文章】

  • 資料發布日期:112-01-10
  • 最後更新日期:112-01-12
圖/東方IC

文/潘兆民
東海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財團法人兩岸關係研究院執行長

青年高失業率正衝擊大陸年輕人

「看不見未來希望」,中國大陸青年失業率持續攀高。據大陸國家統計局國民經濟綜合統計,特別是在去(2022)年7月,針對中國大陸青年人、16歲至24歲人口失業率,再創新高為19.9%(如表1),這是中共建政以來,青年失業的最高點。《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亦在去年 11 月 24 日的文章中指出,「疫情下,中國經濟放緩正在傷害年輕人」,更點出大陸的經濟形勢嚴峻,年輕人承受到許多痛苦,青年的失業率被低估了,因為它漏掉了農村年輕人和失業超過3個月的人。尤其是疫情引發的封鎖危機,甚至傷害了相對優勢的年輕人,其中包括剛獲得大學本科學位的近 350 萬年輕人。

表1:2022年1-11月中國大陸青年失業率

時間

失業率(%)

時間

失業率(%)

城鎮

16-24歲

城鎮

16-24歲

2022/1月

  5.3

 15.3

7月

  5.4

 19.9

   2月

  5.5

 15.3

  8月

  5.3

 18.7

   3月

  5.8

 16.0

  9月

5.5

 17.9

   4月

  6.1

 18.2

 10月

  5.5

 17.9

   5月

  5.9

 18.4

 11月

  6.7

 17.1

   6月

  5.5

 19.3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

據表1顯示,2022年7月,中國大陸16-24歲青年失業率來到最高點為19.9% ,直到9月才緩降為17.9%,比7月份高點下降2個百分點,下降幅度大於上年同期0.4個百分點,16-24歲10月的失業率為17.9%, 11月大陸青年失業率17.1%,雖然已較前1個月下降0.8%,然而,比起整體城鎮失業率而言,青年失業率仍居高不下。尤其是中共當局的清零封控政策,導致更多的工廠相繼關門,2022年上半年,中國大陸共計有46萬家公司宣布倒閉,有310萬左右的個體工商戶註銷公司。此外,去年伊始,北京加強監管的各項作為,新創情境急劇冷卻,青年就業市場受到大幅衝擊。互聯網巨擘,如騰訊、字節跳動等,都陸續採取裁員以對。

再依11月大陸工業生產年增率、零售銷售等代表經濟增長的數據,皆下滑至2.2%及大幅衰退5.9%的新低;固定資產投資僅增長5.3%,寫下2022年最糟的紀錄,遠低於市場預期;原本寄予厚望的出口,隨著年減8.7%全球需求萎縮,創下疫情以來最大跌幅,再再顯示,當前大陸經濟的窘境。更何況,解封後大陸多地疫情頻發,第4季度就業壓力勢必更為嚴峻。

佛系、內捲到躺平的無言抗議

青年失業傷害最深者,莫過於在習近平突然宣布一些以往僱用數百萬畢業生的行業,如大型房地產開發商,因其對經濟與社會穩定構成威脅,便以遏制債務、嚴防投機等名義,矛以擠壓,令其萎縮。此外,也對被認為過於強大的互聯網公司處以罰款。甚至在一夜間,禁止了一個被指責挑起家庭間惡性競爭的課後輔導行業。上述行業皆是雇用大量青年的行業,也導致許多年輕人逃離商業世界。一時之間,「佛系」、「內捲」到「躺平」成為大陸青年最熱門的用語。

2021 年 4 月,一篇題為「躺平就是正義」的貼文出現在中國互聯網的百度貼吧上,發文者以躺平描述他的生活方式,並指稱已經 2 年無全職工作,只做兼職,每月收入 200 元人民幣(約合台幣880元),僅能過著基本生活,沒有任何結婚、生育或購房的打算。貼文一出,受到許多人的稱讚,並激發無數的表情包,顯見這些都是當代大陸青年典型的壓力來源。另在大陸豆瓣的一個結合 IMDb 的影視收視率和 Reddit 的社交平台上,出現「躺平群」的團體,並擁有近 6,000 名成員。它最受歡迎的貼文,是標題為「躺下指南」 ,列出擁抱躺平」生活方式的7個步驟,包括接受自己的缺點,而不是試圖改變它們,敢於不將金錢與幸福等同,拒絕陷入困境等等沈重的存在問題。

因此,「社會內捲化」正是大陸青年正經歷與許多同齡人,在不同領域面臨的困境,即便再怎麼努力也是一樣。「大家考慮的不是怎麼真正去提高質量,而是相互消耗,就像噩夢一樣」,「結果就是大家都是輸家」。只能「佛系」看淡一切、無所欲求的一種消極生活態度。「內捲」則指無意義的內部競爭,造成無限內耗。而「躺平背後的理念,是不要過度勞累,因為再努力也無用,只好讓時間放鬆自己。無論「佛系、內捲到躺平」,皆是厭倦競爭的一種消極抵抗。簡言之,大陸青年面對資源既定、社會不公平、競爭者眾的情勢下,獲取資源的門檻不斷提升,付出再多的努力,亦無濟於事,只好「躺平」以示無言的抗議。

2021年6月2日,據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報導,與「內捲」有關的各類話題瀏覽量在微博上已經累計突破10億。於當年一項評選中,「內捲」成為中國大陸年度「十大流行語」之一。一篇被獲封為「躺平學大師」、署名為「好心的旅行家」的貼文:「躺平就是我的智者運動,只有躺平,人才是萬物的尺度」,在網絡上獲得大量轉發,許多人紛紛這樣附和,「只要我躺得夠快,資本就剝削不到我」、「社會險惡,先躺為敬」。上述現象足以說明,大陸青年面臨的壓力是越來越大,購房和育兒壓力大,教育和職場過度競爭,努力回報率低,種種相對不公平的情勢下,一些大陸青年開始放棄自己的部分志向和願望,「努力工作、賺大錢」等傳統奮鬥價值,早被拋到腦後,而是選擇「躺平」,放棄競爭。

與僱主、資本家間的對立日益明顯

捲」引發熱議的同時,中國大陸青年與資本家對立的情緒亦日益高漲。「被捲」而感到不滿的年輕人發現,他們的沮喪無法被已經獲得成功的上一代理解。相互矛盾的過程中,他們與僱主、資本家間的對立亦日益明顯。

再據前述BBC的報導,即使在最受大陸青年青睞的互聯網行業,一群軟體工程師因為不滿高強度加班的「996」工作模式(每天早9點一直工作到晚9點,每周工作6天),於網絡上發起一場抗議運動,並提議所有人凖時下班回家,還建立了一份「996」黑名單。

曾經創造中國式成功神話的馬雲,更為這波「內捲、反資本」的典型實例。因他曾指稱「996」的這種工作模式,是一種「福報」。近年,他已跌下神壇,阿里巴巴遭到中國大陸當局以反壟斷名義祭出182億元人民幣(約791億新台幣)罰款,本人的形象亦從「馬爸爸」變為「吸血鬼」與「資本家」。在中國大陸貧富差距不斷擴大的同時,這種「仇富」心理的存在範圍,正逐步擴大。這群被視為「低慾望的捲青年」,面對貧窮在職、資本家對員工的苛刻待遇、勞資關係失和、以及社會經濟結構不合理等等現況,也正以「維持最低生存標準,拒絕成為資本家賺錢的機器和被資本家剝削的奴隸」的「內捲」方式,消極回應。

大陸青年承受的壓力日益增強

據北京獨立學者吳強的評述,「反資本」的傾向在中國大陸越來越強,其主因在於中國大陸無法進行正常的勞資談判,政府以國家強制力,剝奪了勞資雙方進行談判的可能性,於是在就業、住房、婚戀等多方面壓力前,與資本的對立正是年輕人最直接感受到的矛盾。

毋庸質疑,在大陸青年失業率持續攀高的情勢下,自我放逐的「內捲」、「躺平」現象與「仇富」心,源自於社會結構性的倒逼。當大陸高唱猛進的經濟時代,這群青年享受不到,反而正經歷中國大陸疫情嚴峻、經濟景氣下滑、社會階層固定導致的階層流動困難。就業前景渺茫、無法滿足生活需求等等問題激化的反差效應,出於對現實環境的失望,因而做出「與其附和社會期望,堅持奮鬥,不如選擇『躺平』,無欲無求」的處事態度。

事實上,「躺平」現象早在許多己發展的國家與地區中出現,因經濟的成就已然帶來一定的社會保障,就業機會的選擇亦相對多元,高強度加班的實際效益遞減,自然易於產生一批「放棄競爭」的年輕人。誠如BBC的分析,從「葛優躺」到「蛋黃哥」、再到「喪文化」的連環走紅,凸顯在一胎化政策成長下的中國大陸青年,被要求更長的上班時間、遵守社會信用體系,還要展示自己的「愛國心」,承受的壓力勢必日益增加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