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 Enter 到主內容區
:::

兩岸經貿網

:::

探究影響2024年臺灣總體經濟的四大不確定因素

  • 資料發布日期:113-04-16
  • 最後更新日期:113-04-19
圖/ pexels

文/彭素玲
(中華經濟研究院經濟展望中心研究員兼主任)

2024年全球經濟走勢可謂亂中有序、開低走平。地緣政治顯仍籠罩,烏俄戰爭、以巴衝突依然持續;主要國家成長未見起色(歐元區、日本)或有通縮陰霾(中國大陸),全球經濟成長表現為後疫時期的相對谷底[1]

美國經濟於2023年展現韌性,成長達2.5個百分點,在比較基期偏高情勢下成長承壓,且高息之滯後(time lag)效果仍將持續發酵,加上政府債務高築,以及勞動力市場有降溫跡象,使支撐經濟主力的家庭消費支出成長有趨緩情形。不過,因其即將進入降息周期,有利於減緩債務成本,再加上年底的總統大選,選舉活動與政策制定或有利多,即使兩大黨選戰白熱化,可能增添政策與局勢之不確定性,但各界對於美國之成長趨勢愈趨樂觀。如Fed於3月例會後發布的點陣圖,上修美國經濟成長率,由上次(2023年12月)的1.4%上修為2.1%;S&P Global於3月發布2024年美國經濟成長預測為2.4%,亦反映美國景氣走勢較原先樂觀。

有關歐元區之成長表現,雖然通膨走勢顯著下緩,但主要國家經濟成長力道疲軟,如德國、芬蘭、愛爾蘭、盧森堡、瑞典等2023年成長率均為負值;歐洲部分國家已提前實施降息措施,提振經濟,如波蘭、捷克、瑞士等自2023年第4季起即陸續降息,但此區之成長依然呈現頹勢,2024年平均成長率由2023年之0.6%持續探底為0.5%。

至於臺灣成長表現,景氣對策信號歷經燈號連續兩個月呈現綠燈,得分29分,創下21個月以來新高;隨著人工智慧(AI)等新興科技應用擴增,帶動海關出口值創下佳績(燈號轉呈紅燈),工業生產指數、工業及服務業加班工時等都呈黃紅燈,顯示景氣持續熱絡;加上領先及同時指標續呈上升,國發會經濟發展處處長吳明蕙表示,這顯示國內景氣穩健復甦。根據主計總處於2月底發布國民所得資料,預測2024年經濟成長率為3.43%,為近3年最佳表現;中央銀行於3月中旬召開之理監事會議也上修成長預測值為3.22%,顯示國內景氣趨向樂觀。不過,國際經濟趨勢仍顯混沌,2024年影響臺灣總體經濟四大主要不確定因素與風險簡述如下。

主要國家/區域貨幣政策轉向

由於2024年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升高,且多數國家通膨有序下緩,各界預期主要國家貨幣政策將轉向,包括如Fed、ECB可能採取降息措施。其中,Fed的降息路徑與幅度,除為市場關注焦點之外,更將影響全球經濟以及金融市場波動。根據FOMC於2024年3月發布之點陣圖資料,將降息3碼;根據芝加哥交易所(CME)之Fed Watch顯示,市場預期以6月降息機率最高。雖然美國目前經濟較預期為佳,主要機構多上修美國2024年成長預測,美國經濟硬著陸已逐漸排除可能性,但地緣政治情勢未明、美中貿易戰持續延燒,而在大選即將開跑之時,是否會有擦槍走火、預料之外的情況,值得關注。

而亞洲地區之日本央行(BOJ,簡稱日銀),於3月中旬春鬥(勞資薪資談判)確定薪資漲幅後,因應通膨走勢而結束負利率政策,此為2007年2月以來首次升息,也是日銀長期貨幣寬鬆政策的轉捩點。相對之下,中國人民銀行(央行)副總裁宣昌能3月下旬於國務院記者會表示,「貨幣政策有充足的政策空間和豐富的工具儲備,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仍有下降空間。」就現階段而言,日本升息、中國大陸降準持續寬鬆,政策方向背道而馳,對於全球資金以及總體經濟,尤其亞洲國家/亞幣都將有重要影響。

中國大陸長期經濟走勢及兩岸關係動向

中國大陸由於房地產市場崩盤以及地方債等問題,造成經濟成長走勢不振。根據統計,2023年房地產開發投資年增率跌幅將近兩位數;中國大陸百大房企2023銷售年減16.5%,近3成跌幅超過30%。加上大型企業如中植集團於2024年初正式宣布破產,負債規模超過4,000億人民幣;以及城投債等居高不下,顯示房市、金融風險已因外溢效果而持續發酵,對經濟金融穩定造成威脅。

由於景氣陷入谷底,可能使通貨緊縮陷入惡性循環;雖然大陸國家統計局公布,2024年2月份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比去年同期上漲0.7%,止步「4連負」。但生產者物價指數(PPI)則持續下跌,比去年同期下降2.7%,且降幅擴大,由於PPI通常為CPI先行指標,PPI持續下跌反映通貨緊縮陰霾籠罩。

事實上,隨中國大陸房市爆發危機,主要機構自2023年下半年起持續下修中國大陸成長率預測值。雖然2023年在2022年成長率僅3.0%、比較基期偏低情形下,全年GDP成長率為5.2%,超出政府目標5.0%;而在3月初之兩會後,發布2024年之成長率目標值為5.0%。多數機構現階段對中國大陸之成長預測值都在5.0%以下,且預期將持續下行。[2]

由於美中對抗、經濟脫鉤,以及供應鏈重整趨勢等,臺灣對中國大陸(含香港)之出口比重持續下降。2019年疫情前臺灣對中國大陸出口佔總出口比重約為40.1%,2023年已降至35.2%。不過因臺灣與中國大陸之貿易往來為出超主要來源,且中國大陸仍為傳產貨品主要市場,在成長低迷、出口下滑情形下,對雙邊之成長或有影響。

國內投資支出與庫存去化進程

根據財政部進出口統計資料,臺灣2024年1~2月有關資本設備、機械、以及半導體設備之進口年增率持續負成長,分別為-26.1%、-41.7%,及-58.6%;顯示相關投資仍處於谷底。若以廠商銷售與存貨之年增率變化趨勢觀察,電子零組件業之庫存去化已接近尾聲,但何時能轉向景氣復甦,攸關臺灣2024年之成長表現。

由於投資不振,國內超額儲蓄(超額儲蓄為儲蓄減投資)於2023年約3.3兆元,2024年上看3.8兆元;而超額儲蓄率(超額儲蓄佔GDP比率)近10年來都達兩位數(2023、2024年分別約14.1、15.5個百分點,以下同),明顯高於美國(2023年,-4.2個百分點,)、中國(2023年,1.5個百分點)、南韓(1.3個百分點)、日本(3.3個百分點)、德國(6.0個百分點)。若以組成觀察,公司企業占比達到50%以上(2021年為52.6%)、家庭部門為43.1%、政府部門為4.2%,顯示近年企業盈餘成長,但相應之投資仍顯不足。

地緣政治風險與干擾

2024年可謂全球的選舉大年,預計會有76個國家將進行領導人或國會改選,包含臺灣、印度、俄羅斯、烏克蘭及歐盟27國等。除臺灣將迎來新任總統之外,最受人關注的莫過於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各國的選戰過程,因政策之攻防,選舉結果都將對世界經濟情勢產生影響,尤其美國的選情更是其中的關鍵,為2024年的經濟前景埋下更多不確定因素。

各地的衝突與戰事,也為2024年之經濟成長與發展增添不確定性。自2022年開始的俄烏戰爭、2023年的以巴衝突及紅海危機,至今年年初的伊朗與巴基斯坦衝突、南北韓關係愈趨緊繃等。全球各地的緊張局勢或衝突都將可能對2024年之政治、經濟情勢造成影響。

 

 

[1] 主要機構對2024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多在3.0%下,且成長率較2023年走緩。如S&P Global(2024.3)預估值為2.57%、Focus Economics(2024.3)預測約2.6%、OECD(2024.2)預估2024年成長率為2.9%、IMF(2024.1)預測值3.1%。

[2] 根據S&P Global於2024年3月發布資料,中國大陸10年平均經濟成長率,由2000~2009之10.3%、降至2010~2019年之7.7%,再降至2020~2029年之4.5%。

熱門推薦

總統發表就職演說 宣示打造民主和平繁榮的新臺灣【焦點新訊】

海基會帶領大陸臺商走訪桃園優質企業【最新活動】

美中科技戰對臺商的影響及因應【精選文章】

從多角化經營到生態休閒:褚雲傑打造湖北最美農場【深度專訪】

中國大陸人資發展趨勢及管理挑戰【兩岸經貿講座輯要】

中國大陸新修訂《公司法》及《刑法修正(十二)》對臺商的影響與因應建議【臺商財經法律顧問專欄】

回頁首